香痕已成梦,短操谁弹,月冷瑶琴
名字改回来了&我真的不是中二少女
我,瑶瑶,硬核南老师三百米大刀

  月冷瑶琴  

【曦澄】芳盟未稳

来自 @车仰马已翻翻翻翻 小天使的点文
先写这一个……其他的看情况咯~
(虽然之前的撞梗事件我站在了第一阵线,燃鹅现在自己写还是好心虚……这梗太常见太狗血如果撞了都是我的锅好不好……)
现代设定……ooc高能预警……

江澄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那个颀长的身影拉开车门就扬长而去。门锁闭合的“咔哒”声还萦绕在耳畔,他的声音却永远从这个房间里消失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也将是最后一次。

从前的蓝曦臣,总是像水母一样用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身躯包裹起他,适应他的愿望和任性,容忍他的那些棱角,也保护他免于遭受外界的伤害。但这次,终于,他放弃了。

江澄静静地长久伫立,保持着蓝曦臣离开时的姿势。要何等的绝望才能击溃蓝曦臣,他不知道,但他却已然做到了。

一轮明月悄悄从灯火通明的高楼后面爬上来。
餐桌上仍然横七竖八地摆着放冷的午餐。

江澄的手指扣紧了手机的金属外壳。打开的联系人页面上,已经划出了蓝曦臣的名字,星形标记宣告着特别关心的身份,他却怎么也聚不起力气按下那颗绿色的按键。

眼前又出现那个女孩轻快的笑容,挽在蓝曦臣臂间的手,还有扔给他的那个恩赐般的胜利者的目光。他们之间只隔了一个蓝曦臣,却像勾画出了永久的鸿沟。那时他倚在车后,听着蓝曦臣的声音不受控制地断断续续传来。

“……我不知道……也许是出于怜香惜玉……他就是任性……我不忍心……”*

江澄就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原来,蓝曦臣接受他只是因为同情。原来,所谓的爱意都是不存在的。原来,自己的一厢情愿,都不过是个终将破灭的幻想。顿时,羞惭、愤怒和惋惜在他心中乱作一团。他不记得那之后对蓝曦臣说了什么,却始终抹不去眼前蓝曦臣转身离去时晕染开委屈和失望的目光。

算了吧。江澄对自己说。何苦再纠缠下去呢?做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谈吗?他和蓝曦臣,就到此为止吧。

指尖忽然传来温凉的触感。江澄大梦初醒一般,再低头时,已经避不开屏幕正中蓝曦臣闪烁的照片。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机械的女声从听筒里传出,那一丝幸存的希望消失得无影无踪。江澄木然地把手机从耳边挪开,手指狠狠杵上挂机键。蓝曦臣的浅笑被灰白色的通讯录界面覆盖,江澄的手指不听使唤地颤抖着,从界面顶端删去了蓝曦臣的名字,也假装从记忆里删去了蓝曦臣的笑容。

他颓然倒在沙发上,眼角蔓延开一阵干涩的热意。

墙上挂钟孤独地摇摆着单调而枯燥的旋律,窗外车声嘈杂,窗里却一片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江澄又拿起手机。

通讯录里没了那个永远置顶的名字,但那串号码他已经记得烂熟。

“对不起……”

机械的女声再次响起,江澄愣了两秒,忽然对着无人接听的电话那端咆哮起来。

“蓝曦臣!你有本事当面和老子分手!躲起来算什么……”

“阿澄。”曾在他心里循环无数次的温和声音在身后蓦然出现。江澄手心似乎沁出一层薄汗,手机滑落到地上,后壳被摔开,电池迸了出来,屏幕一角也多了一条裂痕。

他徐徐转身。“……蓝曦臣?你来做什么?”

牙齿嵌进下唇,江澄用勉强的强硬支撑着自己最后的高傲。

“来当面分手。”随着蓝曦臣唇角柔和的弧度逝去,江澄勉强撑起的强硬崩塌了。明明自己爱的还是他,明明还有苟延残喘的机会,明明……自己堆砌起的梦境就这样被自己亲手碾碎了。

看着蓝曦臣脸上陌生的冷漠神情,江澄仿佛坠入冰水之中。

“阿澄,我们这段关系,该结束了。”

一个个冰冷的字词生硬地撞击着江澄的耳膜,一层湿润的水雾自他眼角漫开。

“好。”他听见自己说,声音沙哑到自己都分辨不出。

“阿澄,我不能再用同情伤害你。”

隔着眼前那层水雾,蓝曦臣模糊的面容离他越来越近,他的双腿却像冻僵了似的把他钉在原地。终于,蓝曦臣停在他面前。

“所以,阿澄,我爱你。”

那原本比他高出几厘米的身影矮了下去,熟悉的笑容又开始凝聚。江澄不知是蓝曦臣的手太热还是自己的手已经冰冷,只是如饥似渴地从蓝曦臣掌心汲取被他带走的温度。

“阿澄,你愿意嫁给我吗?”

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也将是最后一次。

*改自林语堂《京华烟云》庭园悲剧第三十三章。

评论(5)
热度(83)
© 月冷瑶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