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痕已成梦,短操谁弹,月冷瑶琴
名字改回来了&我真的不是中二少女
我,瑶瑶,硬核南老师三百米大刀

  月冷瑶琴  

【曦澄】立秋·归梦不宜秋

请原谅在应该出现春分的时候混进来一篇立秋,由于不可抗力因素调换了这两篇的顺序,最后二十四节气会集齐的~

夹在大佬中间的我瑟瑟发抖……希望不会显得我写得太差~

尝试转变一下画风可是这样写是不是有点晦涩啊……

请自动忽略最后一句,然后刀糖自由心证^_^

感谢夜雨姑娘的整理 @江夜雨 ❤

 

依旧层叠着的莲叶从岸边铺开,铺到湖心,就蓦然消失了。一点枯萎破碎的花瓣落在莲叶中央,像碧绿的琉璃盏捧起一抹独属于这个季节的金黄。莲叶间似乎还掩藏了几簇幸存的粉红,微微枯干皱起的边缘宣告着盛夏的谢幕。苟延残喘的炽热还在莲湖上翻涌,丝丝缕缕凉意却已经蔓延在水中。

温热的风推着水波漾上石阶,溅起一朵无力的水花在青石上留下不规则的深色痕迹,又在午后阳光的蒸烤下消隐无踪。

水榭前,最后一只蝴蝶摇摇摆摆地飞过,停在黑漆嵌蚌的对联上,化作“藕”字最后一笔,玉色薄翅轻轻颤动着,像是在欲语还休地悼念盛夏的终章。

又一阵柔软的风,拨开聒噪的蝉鸣。

西斜的日光推推搡搡地破开窗上茜纱落在书房的地面,开辟出一片霞影般的光影。

江澄手中的笔在平展的纸笺上颤动,笔锋一行一行连缀成密密麻麻的字迹。有青瓷碰撞的声响从檀木桌案的边缘散开,蓝曦臣放下一碟莲藕,一只手悄悄揽过江澄肩头。

“晚吟。”他试探地唤。

江澄执笔的手稍顿,蓝曦臣就接过了他手中的笔。笔尖在纸上颤了颤,留下个软软的短撇。他掌心划过江澄指尖的微凉,细微的痒如涟漪漫开。江澄侧身从那碟莲藕中拾起一块,盘上垫了荷叶,莲藕里也就浸染了荷叶的香。蓝曦臣看近在咫尺的丹唇噙着雪白的新藕,终是忍不住凑上去浅尝。

莲藕柔弱的甜荡开,洗去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蓝曦臣含着那转瞬即逝的温软,恍然像回到一年前的那个夏天。

那时他坐在被水波推着微微晃动的木舟里,身侧有一片荷叶遮去了灼热的阳光。若有若无的莲香弥散在闷热的空气里,掩着江澄的声音若有若无地飘来。

“蓝曦臣,我喜欢你。”

一字一句依然萦绕在耳畔,时隔经年,却仿佛一切都不曾改变。

直到江澄从他手中拽走那支笔。

桌上铺开了他昨日画给江澄的鸳鸯戏水图。说过将来要挂在洞房里的……说过的吧?

画上“鸳鸯”二字还是出自江澄手笔,三分凌厉七分矜傲衬得画纸边缘规整的落款都暗淡无光。江澄提笔,却停在了半空,目光在窗外一片软软地耷拉在水面的荷叶上漂浮。浓墨顺着柔软的笔毫汇集,又挂在笔尖摇摇欲坠。

蓝曦臣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揽过江澄握笔的手。江澄微微一怔,被他覆上五指,再也没有了挣扎的余地。

细软的羊毫落下,在那画上不动声色地添了几个字。

戏水的五彩鸳鸯身侧,晕开一行端雅的工楷:莫道寒塘秋露冷,残荷犹自盖鸳鸯。

江澄搁下笔,托腮端详蓝曦臣一半隐没在阴影里的脸,唇角忽然漾开一点轻巧的浅笑。“从前莲花坞里曾有过一对鸳鸯。”他低声说,吐息扫在蓝曦臣耳边,撩动起几根散乱的碎发。

“就像你画的这两只。”蓝曦臣心里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重叠上了江澄的声音。

 

一盏红烛,一簇跳动的光焰,在垂落的纱帐上勾勒出模糊的光影。江澄坐在镜台前,衣衫半解,恣意垂落的长发与松褪的衣带融为一体,化在微凉的夜色中。

蓝曦臣看得心荡神摇,倚在江澄身后,手指沿着他的衣角开始一寸寸攀爬。指间拂过一处精致的绣纹,触到一缕柔软的青丝,竟然心生虚幻的错觉,仿佛那灯下的绝美不过一梦将醒。他静静地把脸埋在江澄散落的长发里,清甜的莲花香气似乎也在渐渐消退,有种无枝可依的涩苦从那一缕青丝里升起。

江澄稍稍偏过头时,一个轻盈得宛如蜻蜓点水的吻已经落在他唇边,绽开一片温热。

蓝曦臣看着眼前人白皙的脸颊上蓦地晕开浅红,红晕的边界消失在颊边颤颤巍巍抖动着的灯影里,就沿着那道明灭不定的灯影在江澄唇上断断续续吻过。江澄闭了眼,就淹没在这潮水般涌起的温柔里。

像春日的一抹阳光,不炽烈,却融化着草叶上凝起的清霜。

像夏天的一泓泉水,不清冷,却溶解着雾气里弥漫的炙热。

像无尽虚空里蓝曦臣的微笑,看不清未来,却以他为轴心构建另一个无关过往的世界。

唇齿交合,时间仿佛停滞。

丝丝缕缕的凉意忽然侵入江澄唇齿间的缝隙,蓝曦臣的手指不知何时竟攀上了他的衣带,随之罗带滑落,微风顺着蓝曦臣的指尖扫落他的衣袍。

“蓝曦臣!”江澄一惊,“你干嘛?”

蓝曦臣手臂环过他双肩,就把他牢牢钳在怀中,温暖的呼吸挠着他的耳朵。

“好呀。”

门缝里溜进一阵轻柔地夹带着薄雾的风,熄了镜前红烛。江澄腰间悬垂的银铃随着腰封坠地,溅起的脆响应和着纱窗外的细碎虫鸣。

牀帐无声地飘落,合拢了两片帘幔上的并蒂莲,也掩起了帐里缠绕着颤抖的喘息。

门外石阶上,蒙上一层如霜皎白的浅淡月光。

 

静卧在枕上,蓝曦臣细细听着江澄平稳而柔软的呼吸。白日里那样凌厉的一个人,睡着时却乖巧得像个孩子。他微笑着在江澄眼角留下一个浅浅的吻,舐去他额角的香汗。

“晚安,阿澄。”

 

意识渐渐朦胧时,眼前的场景却渐渐清晰起来。

檀木桌案边缘放了一只白玉碗,碗里黑褐色的药汤与书房中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江澄的手自然而然地搭上碗沿,蓝曦臣下意识地伸手阻拦,江澄却只是对他安抚地一笑,就轻而易举地拨开他拦在半空的手。看着江澄十指包裹住药碗,蓝曦臣恍惚了一瞬,就像漏过一级台阶一脚踏空的心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片弥散的药香,竟然成了麻木到无动于衷的习惯?记忆里仿佛有一根琴弦,牵扯着蓝曦臣的思绪,阻止他回忆关于江澄的一切。

玉碗放回桌上的声响像是迟到了许久,江澄的笑容在蓝曦臣眼中无比陌生。

“晚吟……”

沉闷凝涩的尾音湮没在天旋地转中。蓝曦臣再睁眼时,已经置身无限延展的缟素铺就的灵堂。眼前模糊只见堆积起的素白,耳边隐约笼罩着低声呜咽,他忘了脚下的层层门槛,缓缓走上前,走向皑皑白雪间江澄的灵位。

洁白而刺眼的光影交织,只有灵牌上镌刻的寥寥几字越来越清晰。

天地颠倒以前,他只来得及看清牌位上的“晚吟”二字。

冲天的火光灼烧着蓝曦臣紧闭的双眼,莲花坞被烈火放肆地一点一点吞噬。盛放的红莲在炙烤下只剩了枯干的花蕊散落,莲湖里岁岁年年郁郁生长的一片浓密的绿在接天的大火中灰飞烟灭。

火舌舔舐到蓝曦臣的衣襟时,他骤然惊醒。

眼前剩了一片浅紫的帐顶。跳动的火光尚未隐去,与床帐上绣着的莲纹重叠起来,就拼凑成了一场噩梦。

初阳纤弱的光钻进门缝,又破开轻软的纱帐,越过床栏洒在枕上。蓝曦臣惊起,只见鸳衾谩展浪翻红绉,江澄却不知何处去了。

梦中场景蓦然重现,蓝曦臣慌乱地推开衾枕赤脚下床,站在青石地面上,寒意从脚尖一直淹到心底。

听见门外莲花坞清晨惯常的喧闹,惹他胆战心惊的梦境才忽然成了过去。

 

站在校场一边,看着一支白羽箭从眼前掠过,又重重地嵌进校场另一端的箭靶,蓝曦臣走向不远处伫立着沐浴在晨光里,连结起淡红的天边和深黑的地平线的一抹紫色。江澄的手指划过箭尾的白翎,就带起一束浅金的柔光,缀着箭镞清冷的银色一闪而过。随着弓弦震颤着轻响,又一支长箭撞向靶心。

蓝曦臣在江澄拾起第三支箭以前停在他身后。于是,当一只温暖手掌接住了江澄的手指在箭羽间的游走时,他也落进了一个同样温暖的怀抱里。

蓝曦臣握着江澄的手,贴在他耳边轻唤:“晚吟。”停了片刻,微微蹙眉:“你的手好凉。”

乖巧地蜷在他掌心的,不似从前江澄柔软温热的手,而更像冬日里细雪攒成的碎冰。江澄的手指已经和手指上的紫电冷成一个温度,一点残存着不合时宜的温暖勾逗着回忆。

 

白日里的时间柔和地流逝,一轮钩月悄悄爬上在夕阳里隐成黛色的东山。

一叶小舟在静谧得没有一丝软风的莲湖里摇晃,舟上一壶清酒,在水面碾碎了抱膝长坐的修长身影。

酒盏停在江澄指尖,盏中颤动的琼浆倒映着月光,冷寂着的空气里弥漫开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晚吟……”

蓝曦臣把他执着酒盏的手拢在自己手心里。“不要再喝了。”

江城固执地挣脱,摇摇头,对着杯中酒出神片刻,又是一饮而尽。

再去够案桌上酒壶时,却碰上了蓝曦臣素白的衣袖。

“晚吟,”他看向江澄,眼底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我陪你。”

“你?”江澄唇角习惯性地荡起冷笑,“云深不知处禁酒。”

蓝曦臣已经拣个海棠酒盏斟上半杯月光下清亮着的酒。“可这里还是莲花坞。”

还是莲花坞。冷笑渐渐染成苦笑,江澄别开脸,酒壶狠狠地倾倒下去,清酒撞上杯底又溅开,在桌案上洒下点点酒渍。

蓝曦臣的影子在荡漾的酒液里被搅得破碎,碎得像江澄小时候打破的白瓷盏,躺在青石地面上格外扎眼,却再也拼不起来。

再抬头时,蓝曦臣已经把空了的酒盏放回桌上。

江澄看着他眼中升起的浅淡的水雾。“蓝曦臣?”

蓝曦臣不答。

酒盏端到唇边又缓缓移开,江澄把那满满一盏酒尽数倾进舟边泛着涟漪的湖水里。

“蓝曦臣。”一字一顿地。

等明天,他就不会记得了吧。

但愿等明天,他就不会记得了吧。

“我死之后,莲花坞交由蓝氏接管。”

“至金凌次子加冠。”

“并入金麟台。”

每个字都仿佛刺进他心口,沥干淋漓的鲜血拼凑而成。

蓝曦臣却只是静静坐着。

“蓝曦臣。”

“对不起……”

江澄一直坚定着的声音忽然就颤抖起来,像掺了压抑的泪。

对不起,不能像这样陪你一直走下去了。

不知你明天还记不记得,我在奈何桥头等你。

十指相缠,江澄轻轻隔着桌案吻上蓝曦臣。先是额头,然后滑到脸颊,嘴角,最后是柔软的唇。

蓝曦臣依然静默地坐着,没有回应,不发一言。

 

莲舟在点缀了些许枯黄的莲叶间摇晃,舟边垂落下一条白色衣带,一半拖在水里,在水面漂浮着沾得半湿。倾翻了的桌案上,酒液沥沥淅淅的淌下来。轻柔的月光随着蓝曦臣的手抚上江澄胸前的戒鞭痕。

 

“晚吟。”

“可我会一直陪着你。”

“不必等我。”

 

烈火烹油,鲜花著锦,大厦将倾。

评论(23)
热度(118)
© 月冷瑶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