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痕已成梦,短操谁弹,月冷瑶琴
名字改回来了&我真的不是中二少女
我,瑶瑶,硬核南老师三百米大刀

  月冷瑶琴  

【曦日晚吟】巧克力慕斯

【厨房】

来自澄欢♂曦下(244162067)的莲花坞通房丫头瑶瑶

辛苦阿鹿呢 @呦呦鹿鸣 给你比心~

(厨娘任务达成涣×吃货属性上线澄)

(这是一个切开黑的蓝涣……)

(这是一篇美食文)

(OOC是我的,天雷滚滚是我的,所有锅都是我的)

(但我还是甜的)

阴沉了半个星期的天空终于被蠢蠢欲动的落照染成草莓冰激凌一样粘稠而暧昧的粉红色,重重叠叠的每一片云看上去都是甜蜜蜜凉丝丝的。这个季节的炸薯条总是卖得出人意料得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冰淇淋颜色的云朵总引人想拿几根薯条去蘸来吃。

江澄推开家门,就被厨房里飘出来甜香味道扑了满脸。属于可可和奶油的元素争先恐后地往他鼻子里钻,然后混合起来搅成一团软软暖暖,像极了从前那些分辨不清你侬我侬的呓语。

推拉门的橡胶边封在轮轴年复一年的碾压下早就老化得失去了弹性,江澄也记不起是从哪年哪天开始厨房的门就再也关不严。现在那几厘米宽的门缝里透出一点窸窸窣窣的声响,好像锡纸摩擦的声音,他随手把外衣朝沙发上一丢,光着脚踩在氤氲着地暖的热意的木地板上,蹑手蹑脚地朝厨房里忙碌的蓝涣走过去。

时常在开关时“吱呀”一声长吟吓人一跳的推拉门,这次在江澄小心翼翼的动作下,竟然乖巧地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蓝涣还在操作台前专心致志地打着加糖的淡奶油,直到一只手指从他身后伸过来,舀走了一团奶油。

“阿澄,”他没有转身,却刚好眼疾手快地捉住了那只正要撤回的手,声音里夹着的笑意像鲜奶里飘着沉沉浮浮的巧克力屑。“以后不要像这样突然袭击了,当心伤到手。”

江澄左拧右拧挣扎半天抽不回手,干脆把脸埋在蓝涣背上,口齿不清地含糊:“反正你从来不用打蛋器,怎么会伤到。”

他大概是忘了,从前蓝涣也是习惯用打蛋器的。

只是自从他一次偷吃奶油差点被夹到手指之后,厨房里就再也不曾出现过打蛋器了。

手还被蓝涣攥着动弹不得,江澄的脚就开始不老实,蹭啊蹭的就钻进了蓝涣毛茸茸的拖鞋里,从室外带进来的冷意也随着他的脚掌侵上蓝涣的脚面。

蓝涣蹙眉松了手,江澄立刻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沾满奶油和砂糖的手指含在嘴里舔着,还阴谋得逞般地冲他狡黠一笑。蓝涣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上面,他怕动作太大把江澄的脚从拖鞋里挤出来,只得微微侧身道:“把鞋穿上。”

江澄咬着手指摇摇头:“地上暖和。”

蓝涣偏过头来不轻不重地瞪了他一眼,江澄却好像没看见似的,也许是因为还心心念念惦记着没做完的慕斯,也就一眨眼的功夫手指又想去刮那半碗淡奶油,伸出的手到底被蓝涣一巴掌打开了。

“既然阿澄这么想吃,尝尝我刚做的巧克力慕斯好了。”

评论(13)
热度(180)
© 月冷瑶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