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痕已成梦,短操谁弹,月冷瑶琴
名字改回来了&我真的不是中二少女
我,瑶瑶,硬核南老师三百米大刀

  月冷瑶琴  

【张安】一夜长大(上)

我改了个名字还认识我吗……就是从前的月冷瑶琴呀

这篇是《写做破镜重圆,读做一厢情愿》的剧情版本,小安视角,预警emmm我话超多

小安和张副生日都要到了呢,为了避免在一堆生贺里混一把刀,只好尽快把这个flag拔掉啦

跟原作重叠的剧情被我削掉了……不然看起来太像“把”字句变“被”字句了

十年OOC,一如既往

呐,开始吧

01

逆光的十字星浮起在石不转胸前,一道白光抹过,精准地落在对面忍者破土冲出的身影上。安文逸反复拉着进度条,一遍一遍看这段录像,再切回自己的游戏界面,盯着屏幕中央混在人堆里的小手冰凉,悄悄在心里叹了口气。

从霸气雄图七分会,到霸图副队长之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

好像……也没有那么远。

他小心翼翼地操作着小手冰凉跟上队伍的脚步,借着对面打出的百花光影悄悄爬上北桥残破的横梁,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仿佛按错一个键就会掉进水里。他看着那个顶着“无敌最俊朗”ID的骑士义无反顾地横冲直撞,撞到血条几乎清了零,原本不曾指望自己能对这样的境况作出什么改变,石不转的轮廓却忽然出现在眼前。他想,如果换做是张新杰在他现在的位置上……

没有人注意到他,也没有人来干扰他,最完美的视角,最恰当的时机。

小手冰凉抬手,扬起十字架,吟唱。

如愿以偿地,一个圣治愈术不偏不倚落在无敌最俊朗身上,就在无敌最俊朗的血量弱到扛不住下一次攻击的时候。

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刻都集中在小手冰凉身上,安文逸却无暇关心那些转向他的视角。他低头看着小手冰凉的脚下,哆嗦着寻找下一个落足点,连举起的十字架都忘了放下来。

一波来自百花谷玩家的攻击立刻卷向他,安文逸左支右绌,只来得及“哎呀”地叫了一声,就被不知道谁的子弹从桥上击落,径直落水,竟是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安文逸看着变灰的游戏界面。他刚刚成功地放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圣治愈术,然后……淹死了。

他恹恹地从复活点赶回北桥,路上遇见一个女枪炮师搭话,他只潦草地应付了几句,瞥见那人的ID,却忽然一激灵,清醒了起来。

逐烟霞。

他怎么也不能劝服自己不把这个名字跟叶秋联系起来。

回到霸气雄图的阵地,站在树后,他又看见了那个女枪炮师。两个角色对视了片刻,逐烟霞先走了上来。

“是这样,我准备成立个战队,正想找个牧师,你有没有兴趣来试一试?”

叶秋,战队,挑战赛。三个关键词在安文逸的大脑里迅速扩展成了一个细致的规划。也许……也许这是自己的一次机会呢?

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叶修说,那是一个幻想照进现实的机会。

02

真正接受起职业选手的训练,安文逸才意识到自己和张新杰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职业圈排得进前十的手速,不偏不倚的操作,最低的失误率,他一样都没有。他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精准地判断队友接下来的位置和动作,尽可能快地放出一个治愈术,然后……迟了。

他以一种接近于自虐和自残的方式试图提高自己的操作,为了适应战队的节奏,也为了有朝一日能站在与张新杰比肩的高度,然后笑着对他说,前辈,很高兴认识你。从前心底种下的那颗名为张新杰的种子不知何时开始悄悄发芽,让他一心投入其中的崇敬却仿佛在渐渐变质,向着他想也不敢想的方向。

尽管现在苏沐橙和方锐也会时不时地从他身后经过,停下来看他屏幕上的画面,然后拍拍他的肩膀,或者说一句“打得不错”,他仍然希望能听见张新杰对他说出那四个字。

“打得不错。”

仿佛真的站在了赛场上,安文逸低下头轻轻地笑出声。

现在的自己,多像个追星的初中女生啊。

03

第十赛季,兴欣对霸图,主场。

继承了嘉世的比赛场地,除了供应商广告牌翻了新,选手通道还是从前的样子,透明的地板和玻璃幕墙后面用莹莹的蓝色灯光描绘出抽象的线条。

记者招待会已经开始了,安文逸不用出席,也就心安理得地有意磨磨蹭蹭落在后面。

通道尽头已经看不见队友的身影,他听见身后响起平稳的脚步声。

数着脚步声的节奏,张新杰。

安文逸迅速判断起张新杰步伐的大小和两人间的距离,算准了时间,在张新杰走到他身后一米半的时候转了身。

他觉得自己好像说了句“前辈好”。

张新杰倒是没被他吓着,脚步顿了顿,认出他来就条件反射地伸手:“打得不错。”

夙愿成真的兴奋像潮水把安文逸从头淋到脚,他僵硬地握了握张新杰伸到面前的手,紧张得指尖微微发凉。

或许这就是叶修说过的,幻想照进现实。

张新杰的表情,似乎在松手时柔软了一瞬。

“你头发乱了。”他认真地说,看着安文逸的眼睛,镜片后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

“啊?”安文逸懵了一下,茫然地抬手抚平头顶几根因为静电翘起的碎发。

“谢谢前辈。”他低声对着张新杰迅速离去的背影说。

04

安文逸回到兴欣的第一个夜晚就在职业选手群里找到了石不转的资料卡,忐忑不安地发了好友申请,验证消息那一栏仔细措辞,写了改改了删,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输上了“安文逸”三个字。

没过几分钟,“我们已经是好友啦,一起来聊天吧!”的气泡就跳了出来。安文逸看得莫名想笑,这系统欢脱的语气,和张新杰一贯严谨的画风,真是不搭。

不但不搭,还莫名有一点反差萌是怎么回事?

安文逸发现自己竟然危险地开始脑补张新杰欢脱的样子。他摇摇头把这种可怕的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点开对话框,那里已经有一个红红的“1”在等他。

“你好。”

05

两个人的聊天记录一直是断断续续的,有比赛就聊几句,有时候甚至一周都是空白的。小火苗亮了又灭,安文逸没怎么关心,又不太敢没话找话,最多在火苗消失的时候自己暗暗惋惜。

就算是这样,叶修发现他和张新杰聊天的频率之后也是丝毫不掩饰地表示惊讶。

“看来新杰还是挺看重你的,加油吧。”最后他说。

安文逸点点头,觉得心底的种子抽了一片小小的叶,搔得他心里痒痒的。

06

第十赛季结束,兴欣捧回了第一个冠军,接着,叶修宣布退役。

十一赛季,兴欣失去了散人的优势,又面临着国家队队员世邀赛后带回的更加出彩的表现,始终在季后赛的边缘艰难挣扎,这一场对上轮回更是雪上加霜。

比赛节奏在轮回的掌控下越来越快,每一处战术设计都针对着兴欣的弱点,主场优势被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的完美配合发挥得淋漓尽致。方锐和苏沐橙的头像相继暗下去,包子入侵自动替补入场的时候,轮回场上五人甚至还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损耗。安文逸知道他有很多补救的机会,在无浪的压制下,小手冰凉却放不出一个有用的回复术。

寒烟柔血量清零。包子入侵血量清零。

尽管唐柔最后的爆发顺手带走了吴霜钩月和残忍静默,同时面对着一枪穿云、无浪和一叶之秋,再加上踏进静默之阵的笑歌自若,他终于是回天乏术了。

小手冰凉的血条在三个神级角色硬抗鬼阵伤害也要输出的打击下几乎是毫无波动地一滑到底。最后那个没能吟唱完的治愈术的白色火焰甚至来不及在十字架上凝起就悄然熄灭,安文逸的游戏界面变成了无生气的灰色。

他把浸满冷汗的手指从键盘上挪开,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指节,呆呆地看向一寸灰孤单的身影。这一场,他看得出乔一帆打得辛苦,但更多的是绝望,其实,他也一样。

过了这么久,走了这么远,自己和张新杰之间,还是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他一次次告诉自己专心,又忍不住一次次地想,如果换成是张新杰在操控场上的小手冰凉,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会的。他摘掉眼镜,把脸埋进手心里,一点点酸涩在眼角蔓延开来。

07

比赛结束后,还是张新杰先找到了他。

“小安?”

安文逸看了一眼,没有答话。

“我看过今天的比赛录像了。你打得很好。”

这样一句话悬在那里,像在等待着什么,其实不太像张新杰的风格。安文逸这样想着。但是这样的安慰,他真的需要吗?就算是来自张新杰。

“我不是在安慰你,是真的。你已经尽力了。”

对面倒是没在等他的回应,系统默认气泡一行一行地接下去。安文逸看得有点烦躁,干脆抓起手机一句话丢了回去。

“你这么会安慰人,一定有过很多安慰自己的日子吧。”

他以为能换来张新杰的沉默,但几秒种后,特别关心的提示音又响了,繁复的铃声惹得人有些烦躁。

“你那么成熟懂事,想必也没有人疼你吧。”

安文逸读到最后一个字,那个气泡就消失了,只留下一句灰扑扑的撤回提示。

手指痉挛地扣紧了手机的金属外壳,修剪得光滑平整的指甲几乎要嵌进屏幕里去。这是……什么意思?讽刺?还是剖白?无论哪种,看起来都不是张新杰会说的话。

“前辈,我看到了。”

那天他们又断断续续地聊了几句,止于快十一点时张新杰的一句“晚安”。

其实安文逸还有很多话想说,不知道是压抑了太久的心声,还是被张新杰那句话激起的情绪。

但他还是只回道,晚安。

敲到最后一个字母的时候他的手抖了一下,输入法贴心地加了分隔符,“晚安”两个字变成了一句“我爱你爱你”。一缕炙热从脸颊蔓延到耳尖,安文逸像谎言被揭穿似的笑着揉了揉耳朵,一天的不快莫名其妙地烟消云散。

他删掉输入框里的字,认认真真重新打,晚安。

“你笑啥呢,嘴里跟塞了个衣架似的,怎么,跟哪个小姑娘聊天这么开心?”

抬头就被走过他面前去接水的方锐抢白了一句,安文逸笑得更开心了。

“没有啊。”

08

不知道为什么,安文逸觉得他和张新杰的关系正在一种微妙的平衡里发酵,一点点脱离了他能掌控的范围。

这种感觉,很陌生,但有点美好,就像扎根在他心里的那棵植株,悄悄地结出了一个花苞。

手机屏幕上聊天记录里的那句话也很陌生。

“前辈,微博里都在说……我喜欢你。”

张新杰的回复迟疑了很久。久到安文逸开始思考要不要撤回前一句话,气泡才迟缓地出现。

“造谣本来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

安文逸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戳中输入框里的文字,点了发送。

“不是谣言,是真的。”

他按下锁屏键,不敢看张新杰的反应,长得不像消息提示音的铃声却几乎立刻就响起来。

“小安你知道吗,其实我的时间表里一直都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用来想你。”

那个晚上安文逸笑得傻傻的,像个第一次恋爱的小女孩。

评论(11)
热度(50)
© 月冷瑶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