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将兰蕙入离骚 不识山中瑶草
我,瑶瑶,硬核南老师三百米大刀
是个又懒又怂的吃瓜少女,敬请取关

  山中瑶草  

【张安】一夜长大(下)

就算你们都在哈哈哈我,我还是要把这把刀插完

插完我就转行去说相声

指路剧情相同张副视角意识流《写做破镜重圆,读做一厢情愿》配合食用更佳但有剧透风险

09

选手群里没掀起多大波澜,惊讶却不算太意外地,苏沐橙率先刷起了“99”,紧接着是一长串的跟风。安文逸等消息刷得差不多,刷屏的节奏渐渐慢下来,才回了一句“谢谢各位前辈”,悄然揭过了这个话题。

紧接着张新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小安,下个周六晚上,有安排吗?”

安文逸下意识地打开手机备忘录。“嗯……没。”

“那来我这边一起吃个饭吧,我已经订好餐厅了。”

“前辈……这算约会吗?”

电话那端,张新杰竟然轻轻笑了起来。“当然啊。”

“还有,不要叫我前辈了。”

“嗯。”安文逸低下头把听筒贴得离耳朵更近一些,“新杰。”

张新杰的笑声穿过手机传出来,像温暖的呼吸直接吹在他耳边,安文逸觉得自己心上终于开出了一朵花。

真幼稚。他这样想着,嘴角却还是收不回的笑意。

10

站在餐厅临海的天台上,湿润的风沉淀了夏日燥热的暑气。有点雾蒙蒙的看不到夕阳,安文逸倚着栏杆吸着一杯加了冰块的橙汁看海,张新杰靠在一边的墙上看他。

安文逸没有回头,耳根却一点点烧起来。

张新杰稍稍靠近了些,“好喝吗?”

“什么?”

“橙汁啊。”

安文逸忽然促狭地笑了。“你想尝尝吗?”说完还挑衅般地又喝了一口。

“想啊。”张新杰一本正经地回答,紧接着左手揽过安文逸的后脑勺就吻了上去,舌尖卷走了他没来及咽下的饮料,最后还在他的嘴唇上意犹未尽地舔了一下。

安文逸猝不及防地适应着唇上温热而湿润的触感,装满橙汁的杯子脱手掉了下去,落在地上溅湿了两人的裤脚。

一吻结束,张新杰松手退开半步,从口袋里掏出叠得整整齐齐的纸巾,开始一丝不苟地擦安文逸脚踝上沾染的几滴橙汁。

“新杰你……你是早就计划好了?”让张新杰蹲在地上给他擦拭脚踝的动作有些别扭,安文逸干脆也蹲了下来,俯在他耳边问道。

“是。”张新杰依旧是一本正经地回答,但安文逸瞥见了他耳边漾起的浅浅的粉红。

他淘气地冲着张新杰耳朵吹了口气就躲开,张新杰也跟着他站起来,手搭在他肩膀上把他圈进怀里。

“下周比赛加油。”

“嗯,你也是。”

11

安文逸再见到张新杰,就是在兴欣对霸图的比赛场上了。

趁方锐一句一句地挑逗着韩文清,看见张新杰朝他招了招手,他有些局促地笑了一下,往台后和张新杰在网上约好的位置走去。避开了灯光的照射,也就避开了观众的目光。把自己隐没在阴影里,张新杰果然在那里等他,眼里仿佛盛满了盈盈的水光。

“头发乱了。”张新杰悄声说,然后伸手帮他抚平了头顶柔软的乱发,温暖的掌心停在他头顶,很舒服。“今天打得不错。”

安文逸扯扯嘴角。“你也是。”

12

(我emmm不太想写这两个人具体的的矛盾因为会让我想起一些不太想回忆的事情所以……跳过吧,我要是什么时候走出来了就补上)

训练的间隙,安文逸解锁手机,看见张新杰的上一条消息还是两天前。

“我觉得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

然后就没了下文。

聊天记录里这句话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出现,有时是他说,有时是张新杰说,反正都是系统默认的气泡默认的字体,谁说都没有什么区别。过几天他们依然会像以前一样和好,但仿佛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多了一道裂痕,终于一层层的隔膜积攒起来,竟成了两人间的高墙。

而安文逸心上的那棵植株,就在这样浸染的打击下一片一片叶子地委顿下去。

他觉得这样维持的关系,真的太累了。

安文逸端起一杯水,站在阳台的床边盯着街对面一闪一闪的霓虹灯发呆。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响到第三声他才回过神来接起。

“喂您好……叶神?”

叶修在那边说了些什么他心不在焉地没太听清,大脑却在捕捉到某个字眼的时候猛地清醒。

“……老韩电话都打我这来了,你和新杰怎么回事?”

安文逸沉默了片刻,出乎意料地,叶修也没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催促他,静静地等在电话那端。

“叶神,我在想和新杰……张前辈分手。”

叶修顿了顿,“你想好了?”

安文逸低低地“嗯”了一声,把隐隐约约的哭腔压抑在鼻音里。

“安文逸,”叶修难得的郑重其事,低沉却磁性的声线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紧紧抓着他的耳朵,“为什么?”

“我以为我喜欢他。”安文逸用力地眨着眼,眼角有些酸楚,渐渐模糊的街灯又清晰起来。“其实……只是仰慕而已。”

没能说出口的话,他在心里重复。

他以为生活待他太过刻薄,其实只是他自己把错的人当成了对的人而已。

安文逸不记得那天他在阳台上攥着手机站了多久,只知道再打开和张新杰的聊天界面时,手指已经在夜风里冻僵。

13

安文逸不知道的是,他发出分手消息的时候,张新杰正计划着结束冷战。

“新杰,我们分手吧。”

张新杰看着他孤零零的消息,一字一字删掉自己已经编辑好的信息。

“你想好了?”

冷静得掀不起一丝波澜。

“嗯。”

等不到张新杰的质问或者挽留,他又自顾自地接下去,“是我一直把错的人当做对的人,死死抓着不放,还抱怨生活待我太过刻薄。”

“以后不会了。”

“前辈,后会有期。”

看见张新杰轻描淡写回复的“好”,他的心一点一点沉下去。

原来自己在他心里,只是这样无足轻重的存在,连一句“为什么”都不需要问就可以放手吗?

他看不见,隔了一个屏幕,张新杰纵是把嘴唇几乎咬得出血,也掩饰不住眼角的浅红。

14

几个月后的一天,安文逸还在兴欣的训练室,就被手机突如其来的消息提示音吓了一跳。是久违了的特别关心冗长的铃声,他拿起手机走出房间,才想起自己忘记关掉张新杰资料卡里的特别关心按钮。

“我要上场了。”

安文逸顺手关了那个红色的按键。“加油。”他很快回复。

“不要。”安文逸以为这段突兀的对话已经结束,张新杰又来了消息。“我要加APM。”

这是在……撒娇?安文逸撇撇嘴。似乎有点不合时宜啊。

“好吧,”他一心只想结束这尴尬的久别重逢,“加APM。除了失误率,你要什么我给你加什么。“

“那你给我加个女朋友吧。”

张新杰的回应忽然揪得安文逸心里发疼,又像一股热流攫住他的心。他知道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或许,他们还有可能呢?

“前辈,我们……复合吧。”

心跳快了几分,他害怕看到张新杰拒绝,更害怕张新杰说,好。

因为明明结果已经确定,从头再来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毕竟,恋爱不是荣耀,也不可能人人都是叶修。

“算了吧,不必勉强了。”

他看得到的未来,张新杰也一样看得到。

安文逸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对不起。”

两行气泡很快跳了出来。

“你不用道歉。”

“一直以来把错的人当成对的人的那个,应该是我才对。”

安文逸眼角干涩得没有一滴眼泪,手机却从失去力量的手里滑脱,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么久了,他分手时随口说的话,张新杰还记得。

只是明知道回不到过去,就要选择用这种方式惩罚自己吗?

15

十二赛季的季后赛,安文逸再一次在比赛场上遇见张新杰。

霸图没有了韩文清,张新杰的身影显得更加单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他毫不避讳地看向对面,张新杰却垂眼躲开了他的目光,抿紧唇眼里就再也没有一丝波澜。

两只压抑着颤抖的手相握,两双眼睛却望向了相反的方向,隔了两副眼镜,就像隔了整个宇宙,一段时光。

直到两人即将擦身而过,张新杰才看了他一眼,目光沉寂地从安文逸头顶掠过。

“你头发乱了。”他低声说,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才没有呢。安文逸低下头掩饰泛红的眼圈,这样想着。

只不过心底那棵植物,却终于是枯死了。

评论(8)
热度(35)
© 山中瑶草 | Powered by LOFTER